玫瑰花发明专利 - 联系我们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玫瑰资讯 > 正文

疫情下这间临时花店,帮花农卖掉了180万支玫瑰

来源:mgh.net.cn 整理:玫瑰花信息网 时间:2020-03-02
导读:情人节当天,一天上百万支玫瑰被销毁和买花救农的杭州姑娘一起上了热搜。为了帮助云南花农,吴小忆和朋友开了一家只卖一种玫瑰的线上花店,他们希望尽一切努力帮花农多卖一点。 00:12 / 00:12 Loaded : 0% Progress : 0% 视频|我家7人在一线 视频-因疫情管控

情人节当天,“一天上百万支玫瑰被销毁”和“买花救农的杭州姑娘”一起上了热搜。为了帮助云南花农,吴小忆和朋友开了一家只卖一种玫瑰的线上花店,他们希望尽一切努力帮花农多卖一点。

疫情下这间临时花店,帮花农卖掉了180万支玫瑰

距离吴小忆和她的伙伴们在淘宝上线“买花救农”的义卖链接,已经过去10天。

10天里,来自云南禄丰的180余万支A级卡罗拉红玫瑰,以每单40支66元包邮的价格,运送到全国各地的“花粉”手中,收益以每日现结的方式通过花农代表转给当地的花农。

受疫情和当地雪灾影响,在本应该大量上市的季节,云南大量鲜花滞销,花农面临着血本无归、因债返贫的困境。

抱着帮助云南花农“义卖”的念头,吴小忆和朋友临时组建了“买花救农义工团”,开了一家只卖一种玫瑰的线上花店。在手忙脚乱中,她们经历了爆单、热搜、质疑,也收获了许多善意和感动。

“我们目前的努力只是云南花农的冰山一角,订单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运营能力,但我们在不断努力,也有越来越多义工加入。”吴小忆说,大家唯一的目标,就是帮花农把手中优质的花卖出去。

“救农”与自救

如果没有这次线上义卖,这些玫瑰的命运将同其他许多鲜花一样,在云南的花田里被就地销毁。

而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它们将从大山深处经云南斗南花卉市场运至全国各地的花店,以8-15元/支的价格在春节和情人节大量售出。

吴小忆第一次知道云南玫瑰滞销的消息,是看到“猫友”华溢在朋友圈寻求鲜花的销售渠道。

2月10日,家在昆明的华溢从朋友处得知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——云南斗南花卉市场关闭,9号恢复电子交易后,订购量也寥寥无几。鲜花几乎全部烂在田里,当地花农将血本无归。

吴小忆随即帮忙转发了这条朋友圈,但得到的回复并不多。华溢告诉她,春节、情人节、妇女节,本来是鲜花销售最旺的季节,所以种植量非常大。但疫情和当地雪灾导致鲜花滞销,每天都有十几万支花面临无法销售而被销毁的情况。

“这些花产自云南楚雄州的苍岭镇和碧城镇,这两个镇都刚脱贫,很多花农都是借钱种植的花卉,如果卖不出去,他们马上就要一夜返贫,下一季买化肥和花苗的钱也没了。”听完华溢的描述,吴小忆很受触动,“其实我本来不是爱花之人,但就是很想做点什么,帮帮他们。”

“疫情发生以来,我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。每天我都在追武汉的报道,反复看确诊的数字,有时候刷新闻刷到半夜。”吴小忆说,她很想去帮帮那些求助的人。“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没有筹集医疗资源的渠道,也没有强大的捐助能力,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。”

“后来我经常想,帮忙卖花说是‘救农’,其实也是我的‘自救’。我找到了一件让我全身心投入其中,又能够帮到别人的事情,把我从面对疫情的那种负面情绪中揪了出来。”吴小忆说。

与华溢的交谈让她发现,这次疫情的影响面实在太大,除了武汉城内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在遥远的大山深处,还有许多忙碌大半年的农民几乎陷入绝境。

“能不能想想办法,帮这些花农把花卖出去,能卖多少是多少,能少亏一点就少亏一点也好。”吴小忆与同在杭州某个抗疫志愿者群的朋友果果说起“义卖”的想法,希望能够号召群友们一起来“买花救农”。

 

只卖一种玫瑰的临时花店

三个姑娘最原始的卖花方式,是组建了一个只有20人左右的粉丝群。“当时想的就是多吆喝点朋友、朋友的朋友来买花,我们不赚钱,如果最终有盈余,就捐助给医院。”

吴小忆记得,第一个买花的是一个杭州的女孩,她买了三份玫瑰,分别寄给外地的亲友。

但这样卖花的效率实在太低,吴小忆提出,可不可以通过线上售卖,让更多网友参与到“买花救农”的活动中来。

华溢很快就找到云南的朋友对接花农,计算出人工和物流成本,给出了一单玫瑰的定价。果果提出需要一个交易安全有保障的渠道,她想起自己有一个闲置的以前卖服装的淘宝小店,便直接被“征用”。

吴小忆开始编辑链接页面,做起了淘宝客服。

2月11日下午3点,“买花救农”的淘宝售卖正式上线。链接被转发到几个民间抗疫志愿者群里,到晚上就卖出了300多单。

也有很多人来问,为什么只卖红玫瑰,还会不会上新别的品种。“虽然只是义卖,但我们也要对献出爱心的人负责,所以对花的品质也有要求,不会随便上新或者卖残次品。而且,目前A级卡罗拉玫瑰是最迫切需要卖出去的,不然过了花期,花农亏损更严重。”吴小忆解释说。

直到今天,“买花救农”的售卖页面仍然保留着最开始上线时的样子。

标题是“杭州姑娘为云南禄丰玫瑰滞销推广”,封面图是一朵披着雪花娇艳欲滴的红玫瑰,详情写了求助原因、质量安全保证和一些常见问题回复。简单得甚至像一个“山寨”产品。

“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完善和修饰,就算一天只睡两个小时都忙不过来。”吴小忆说,团队需要把批量的前端订单从后台导出来,做成表格发给云南的物流方,等物流回传快递单号后,再一个一个手工录入淘宝后台。

另一边,华溢在昆明负责对接云南的物流、包装和货源。云南的花农没有直接对外销售的能力,华溢通过朋友的介绍联系到一位花农代表郑进(化名)。郑进联系了一批当地的花农,根据每天的订单量安排现采现摘,按照质量标准教他们打包、分级,再把新鲜的玫瑰运往昆明,联系物流包装发出。

前800个订单,就在手忙脚乱中接踵而至。即便保持着“鸡血满满”的状态,录单打单、回复咨询、处理退款,吴小忆和果果依然忙得喘不过气来。

两天后,华溢介绍来高文武和徐健两位曾经从事电商行业的伙伴加入团队,专门负责后台订单的处理。“小高一来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有经验,也精通专业软件的使用,我们终于不用再手动处理订单,节省了一大半时间。”吴小忆说。

疫情下这间临时花店,帮花农卖掉了180万支玫瑰刚采摘下来即将打包发往买家手中的红玫瑰。受访者供图

突如其来的“爆单”

随着购买和咨询人数的增加,吴小忆和果果专职当起了客服,每天要人工回复几百个买家咨询。

物流限制也导致她们的工作内容意外增加了“处理退单”这一项。“有的是拍下了不能发,有的是发出去了才发现不能配送,而且物流可配送的范围是每天都在不停变动的。”后来,小高把无法配送地区的邮费设置成999元,意思即无法配送,这一问题才得以缓解。

情人节前夕,这家上线才两天的临时花店,迎来了一次意外的转折。

“从13日上午,订单就开始不断涌入。到晚上,订单就开始爆了,我开着客服端的手机不停地震动,关都关不掉。”吴小忆说,整个团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又缺乏运营经验,全员上阵也应付不过来。

华溢提出,要不要先把链接下架,等处理完手头的订单再上架。吴小忆不同意,“只要货源够,就不下架,我们不就是为了尽可能地把花多卖出去吗?”

但当几个小时内涌进来的订单量达到8000多的时候,团队还是决定先下架。“那时候物流限制大,我们不敢再接了。”而另一边,华溢从昆明发来的反馈是,花农已经采摘好了一万扎鲜花等待售卖,可能会超出需求。

“太魔幻了,哭笑不得。”吴小忆说。

后来,她们才知道,突如其来的“爆单”,是因为一位微博博主购买了玫瑰,并自发在微博做宣传,转发量达到1万多。网友们在淘宝搜到了“买花救农”的链接,纷纷下单助力。

就在情人节当天,“一天上百万支玫瑰被销毁”与“买花救农的杭州姑娘”一起上了热搜。

来买花的人越来越多。

随之而来的,还有众多网友对“买花救农”团队和为其做宣传推广的博主的质疑,“因为链接突然下架,我们的店前身是一个服装店,导致许多人对我们的真实性产生怀疑。”

果果对此很气愤,性子急的她希望能马上上微博澄清。吴小忆拦住了她,“我们只管把眼前最要紧的事情做好,就是赶紧把订单处理完,尽快采摘,尽快发货。”

吴小忆觉得,只要买家收到的玫瑰是最新鲜优质的,就是最好的澄清和证明。

处理完这一次的“爆单”,吴小忆还是在微博上写了一份简单的情况说明,解释了“买花救农”的由来,并将玫瑰花的链接重新上架,希望得到理解和支持。

疫情下这间临时花店,帮花农卖掉了180万支玫瑰“买花救农”的买家秀。受访者供图

“尽一切努力帮花农多卖一点”

“‘买花救农,捐款助医’,这是我们的初衷,项目能进行下去,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厉害,而是大家身上共有的那份善念和执拗。或许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,但是我们想用也只能用这份傻气去跟时间赛跑。”吴小忆在微博上写道。

吴小忆坦言,其实她内心也害怕各种各样的声音。

由于定价时的运营和物流成本都是粗略计算,每天的销售收入也是当日现结给花农,因此团队目前没有办法做结算。如果一定要马上给出资金明细,以此证明项目的公益性质,团队是做不到的。

“但我们一定会向外界公示收支明细,”吴小忆和团队计划以已经确认完成的1万单为节点,做一次结算,通过商品详情、粉丝群、微博等公示出来。“如果亏了,就算我们的捐助,如果有盈余,到时候也会捐赠出来。”

也有许多粉丝相信她和她的团队,给她发来许多买家秀。“每一朵玫瑰都很漂亮。在那么压抑的时间里,大家连风都吹不到,一束红玫瑰可能会带来很多很多的生机,可能会治愈很多人。”吴小忆说。

更让她和团队坚信自己在做一件对的事情的,是来自云南花农的声音。

一位花农告诉华溢,这批本来要在情人节上市的鲜花,如今不仅卖不出去,就连成本都收不回来。“现在这个时间,谁还出来买花呢,谁还出去卖花呢?”花农很无奈。

“我们来卖。”华溢回答。花农用疑虑的眼光看向她,“你们可以吗?”

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很欣慰,说实话,他们没想到这个时间点,全国还有这么多人在关注他们,有这么多的志愿者去帮助他们。疫情下,他们也在努力自救。”吴小忆说。

华溢给吴小忆发来一段她在云南当地拍下的视频。

从乡间小道一路走下去,两边田野里全是烧毁的玫瑰,成片成片。为了不影响下健康的花,花农们只能把滞销的鲜花晒干,再点火烧掉,以防腐烂生虫。

“看到这个视频,我们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弱小了。我们要尽一切努力帮花农多卖一点,要一直卖下去才有用。现在就算卖出2万单,对种着2万亩玫瑰的花农来说,都只是九牛一毛而已。”吴小忆说。

“在隆冬,我终于知道自己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。”吴小忆觉得,加缪的这一句很符合自己现在的心情。“我们在燃烧我们的能量,也希望大家能感受到力量。”

新京报记者 吴娇颖

编辑 陈思 校对 卢茜

相关文章:

栏目分类
玫瑰花信息网 www.mgh.net.cn 网推支持:AI网推
Top